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读书有感  

2010-11-23 22:0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有感 - 一品居士 - 一品居士 的博客

 

 

 

 

夜读《陆游选集·老学庵笔记九则》写到宋黄庭坚临死故事:“范寥言,鲁直至宜州,州无亭驿,又无民居可僦,止一僧舍可寓,而适为崇宁万寿寺,法所不许,乃居一城楼上,亦极湫隘,秋暑方炽,几不可过。一日忽小雨,鲁直饮薄醉,坐胡床,自栏楯间伸足出外以受雨,顾谓寥曰:‘信中,吾平生无此快也。’未几而卒。”很是感动,于是以庭坚笔法,手书此笔记数遍,感叹良久。

放翁记此事实际上也有惺惺相惜的味道。笔记里说的范寥是黄庭坚的学生,时为福建兵钤,成都人。宜州为广西西北小县,从笔记可知,到县里既无驿站,又没有民房可以租,只有一僧舍,又为崇宁万寿寺,牵涉到皇家,戴罪之身,法所不许,只能暂居住在一极狭小的城楼上。其时正当“秋老虎”发威,闷热难当,一日微雨,庭坚饮薄酒至微熏,从所靠的躺椅上把脚伸到城楼的栏杆外淋雨,对范寥说:“我平生都没有这样快意的事啊。”读书至此令人对诗人的困顿遭际,顿生酸楚之感。

又读学者关于黄庭坚晚年遭遇论文,有曰“黄庭坚迁谪时期之生命意义探究”,文曰:“豁达幽默”,“体验性价值及自我超越的生命价值”,“治心修性以求生死解脱,笑看人世如梦幻化”“已无愁苦喜乐之境”,有一种头不疼脚疼的味道。

廷坚贬至宜州是二次被贬,黄庭坚青年时恃才傲物,曾与赵挺之(赵明诚之父,李清照的公公)同作试官校核举子的试卷,一人的卷子上使用了“蟒蛇”二字,赵挺之想黜落这份卷子,同僚尽皆附和,惟有黄挺坚持反对意见。赵挺之就问他:“你主张录取这篇文章,却不知这两个字有什么出处?”黄挺坚沉吟良久,答道:“出自梁武帝的忏文。”赵挺之被驳了面子,感觉受到轻侮,从此衔恨在心。后来赵挺之做到宰相,宋徽宗即位后召还被流放的官员,黄庭坚得召就任,寓居荆南,赵挺之嗾使湖北的官员挑剔出黄庭坚为荆南的一座寺院所写的《承天院塔记》中的句子,言其他“谤讪朝廷”,重贬宜州。范寥,听说黄山谷谪居宜州,于是不远千里,跋山涉水而来拜谒,在宜州住下伴他,在宜州黄庭坚日日都写日记,以当年干支为名,题为“乙酉家乘”,并对范寥说道:“等我北归的时候,这一卷日记就送给你做纪念了!” 黄庭坚死于到达宜州的次年九月。由于路途遥远的缘故,他的家人子弟均不在身边,惟有萍水相逢的追随者范寥替他料理后事。那一卷《家乘》,本来已说过赠给范寥为纪念,但在范寥替黄庭坚盖棺南楼悲痛不能自已的时候,日记竟被人拿走,不知下落。范寥遗憾久久不能平息,一直到南宋的绍兴年间,忽然有人将抄录的《家乘》寄还给他,范寥亦已垂垂老矣,看到这册三十年来不能忘怀的日记失而复得,“读之恍然,几如隔世”,于是为之刊刻印行。

泪眼中我仿佛看见一位白发老翁,伸出双足到栏杆外接雨:“我平生,没有过这样的快活。”此时他快活吗?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