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谁在哭?——也谈《玻璃杯碎的声音》 - 一品居士的日志 - 网易博客  

2010-03-10 21:1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咀嚼生活,因为我还有牙齿;我品味生活,因为我还有嘴巴和舌头……[编辑]

谁在哭?——也谈《玻璃杯碎的声音》

默认分类 2009-06-19 20:34:58

这是一个记忆中的子夜,我和友人经历了两场宴请后,胃里灌满了酒水,友人请前往码头排挡吃夜宵。这座城市的码头排挡最有名的是牛鞭面。商人也会追赶时代,知道现代人夜生活过多需要“进补”。接着还是要喝酒。

酒精继续刺激着我们的神经,我们在朦胧中听到一阵稚嫩声音在夜空中传来。一会以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姑娘来到了我们的桌旁。

她背着一把吉他,手上拿着一个本子,胆怯地问道:

“叔叔点首歌吧?”

“去,去,我们不点!”旁边的老板驱赶着。

“干嘛,对小孩那么凶!”我对老板训叱道。

“你几岁了,小朋友?”我问道。

“我11岁,叔叔点首歌吧?”她还是忘不了自己的 “任务”,因为我知道她们是有任务,带他们出来的人每天要她们完成一定的“任务”,否则要挨打的。

“你会唱什么?”友人问。

“我会唱好多歌,这里的歌我都会唱。”她举起点歌本,那是一个塑料纸包裹着的本子。

“你喊声爸爸,我们就点。”友人开玩笑说。

“不喊,你们是叔叔。”

“别逗了,你唱吧。”我说。

她熟练地弹起了吉他,她唱的是“一个不愿回家的孩子”,我听了一阵心酸。一个本该在教室上课的孩子,一个本该在妈妈怀中撒娇的孩子,为什么来到这里,这是为什么?

突然,远处排挡一阵玻璃杯碎的声音,是一个卖唱的小孩不小心碰倒的。接着是一阵粗野的呵叱,在喧闹的夜空中传开。桌边的孩子一阵颤抖,惊恐写上了她脸。我付了钱。

“早点回去吧,小朋友。”我说。

我能说什么呢?

回来后,我写下了《玻璃杯碎的声音》。

我不是诗人,我只是一位老师。我感到自己的无奈。我感到诗人在失语。诗人那里去了?

我在自己的一本书里写道:在诗歌“被商业和金钱杀戮”时,“侏儒们在大街上高视阔步”,“艺术无助地淡出”,“李白的后代正在改行卖瓜子”,“诗人的手”,“沉默如铁”,诗歌在诗人的兴高采烈地给“商业、金钱”高唱赞歌时被“劫持”,可悲的是诗人们却一无所知,历史跟诗人们开了一个玩笑。为了肚子,为了金钱,一切都可以“出租”,包括尊严,生命和灵魂。

有人说:诗人死了。是的,诗人已经无法在这个物化的社会生存。诗歌从本质上说是对意义和生命世界的本真言说,而现实生活中往往是这样固执,你要改变却很困难,尽管固执有时表现为诚实,但结局总不美丽。于是诗人选择了逃避,选择用生命书写,引起人们的觉醒。于是,海子死了,顾城死了,麦戈死了、吾同树死了……诗人们这样说:“一切都是昨天记忆,舞台落幕了,诗歌死了”,“ 食道被大米感染了,呼吸被空气感染了,性器官被爱情感染了,听觉被噪音感染了……诗人的灵感和精神死了” 2008年死了的诗人吾同树这样诉说道:“一只鸟,在层云上飞,那疲倦的身躯、迷茫的眼神,只能被云朵的灰色遮蔽,或许云有多么脆弱,然而,他无法穿透,他的力气已将用完,内心的虚弱,更能感觉天空的缥缈,努力地扇动翅膀,依旧没能绕过……”。如此,诗人没有选择,只有选择死。

八十年代,写诗是一种时髦,当时《诗刊》发行量从12万到14万,直到高峰时的55万,有人说,天上掉下一块石头,砸死三个诗人。但到了九十年代《诗刊》降到了2万册左右。没有了读者的诗,只有选择消亡。面对残酷的现实,诗人选择失声。我们的诗人的路如:“退潮的路,和心样孤单(北岛诗句)” 。

我在给全省教师辅导时说:“什么是诗歌?诗歌就是作者用自己的心灵撞击读者的心灵”,“没有诗歌的国度是没有希望的国度,我们呼唤希望,呼唤诗人,呼唤诗歌。我们需要心灵的慰藉。需要诗歌化解一次又一次的社会演变和时代喧嚣给人带来的心灵躁动,同时,也需要用温暖的情怀来维系人们对诗歌的热忱。青少年的心是最具灵动的心灵,希望与幻想,梦和现实,狂妄与理智,迷蒙和清醒,这是怎样一个复杂的混合体,然而,正是如此才是诗歌的最佳的栖息地。” “尽管我们的孩子们的诗心正在被那数也数不清的试卷、习题所裹住,那灵动的心正在家长、老师们的善意的劝说和教育中被麻木,但是顽强不屈的他们还是拿起了他们的笔偷空儿用诗来抒写他们不安的心灵。孩子们希望用他们的纯真感动那些‘善良’的禁锢,企求一份属于他们的心灵领地。他们捧着一颗纯真的心向我们走来,我们能拒绝吗?我们能喊停吗?”

我是一位老师,我只能跟同行说,让孩子爱诗吧,诗歌的希望在孩子。

我是老师,我为诗人哭泣!为诗歌的现状哭泣!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0




引文来源  谁在哭?——也谈《玻璃杯碎的声音》 - 一品居士的日志 - 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