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囊乏一钱穷到骨,胸蟠千古气凌云  

2011-12-15 16:5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理《赤城集》残本,读到尤袤《雪巢记》、《雪巢集序》,以及杨万里《雪巢集后序》,很为之感慨。南宋诗坛四大家之首的尤袤以及大名鼎鼎的江西诗派首领杨万里联手推荐为这位“雪巢”诗人,同时四大家另一位范成大亦为之写诗鼓吹,此人名谁?此人叫林宪,字景思,号雪巢。

林景思原籍为江苏吴兴人,宋乾道间中特科,监南岳庙。为何来台州临海?却是因为另一位名士,南宋高宗时自吏部侍郎除参知政事何允中,其为官“清介刚直,凡所谏议,皆中机宜”。何允中退休后,绍兴中(1131—1162年)徙家临海,定居东湖后湖的北侧,以唐诗人贺知章自况,并借之“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诗意,命名东湖后湖为小鉴湖,同时于湖畔构建占春堂、枕流亭、漱石亭等。贺允中爱其才,以孙女妻之,“乾道中随妻祖贺参政允中寓临海,号雪巢先生”。(洪颐煊《台州札记》)尤袤《雪巢记》云:“吴兴林君景思,寓居天台城西,…… 破屋数椽,不庇风雨,榜其燕坐之室曰雪巢……其间客有问君所以名巢之意,君曰:“天下四时之佳景,宜莫如雪,而幻化变灭之速,亦无甚于雪者……” 尤袤引雪巢先生语道:“吾以是名命吾巢,且将视其虚以存吾心,视其白以见吾性,视其清以励吾节,视其幻以观吾生。”(《赤城集》卷十五,一,临海宋氏本)所谓贫穷出诗人,《宋元学案》称“先生贫甚,娶妻于贺氏,参政临终赠田数百亩,顾辞不受,则有得于和靖之教者矣。” 尤袤《雪巢小集序》:“余友林宪景思,吴兴人,年少卓塋有大志,賀參政子忱,奇其才,以孙女妻之,临终复与田数百斛……居萧寺……频于馁而不悔,读书著文不改。” (《赤城集》卷十七,九,临海宋氏本)

林景思《雪巢小集》已佚,片言只语见之于评论中,杨万里《雪巢集后序》引了其诗句:“群花飞尽杨花飞,杨花飞尽无可飞”、“天空霜无影”。尤袤《雪巢小集序》亦引了其诗句:“景思喜哦,初不锻炼,而落笔立就,浑然天成,无一语蹈袭。如‘柔橹晚潮上,寒灯深树中’,‘汲水延晚花,推窗数新竹’,‘中夜鹅鹜喧,谁家海船上’”。几经搜寻,找到几首,这要归功于家谱,地方志。从中亦可见其风格,《姑苏道中》:“愁来雨声悲,愁去雨声好。忽然扣舷歌,云雾生缥缈。日夕风雨寒,园林闃如扫。静坐观物化,荣谢亦草草。”从中可见其看淡人生的态度。《读陶诗作》:“吾观渊明诗,了不在言赋。有如太和气,周行不停驻。时与春为风,融夷物华布。而未见用力,万物向荣处。时与秋为月,浩然无点注。江山滋清绝,宇宙靡纤污。乃知渊时诗,本不在诗故。邂逅吐所有,气象随所遇。乞食不为拙,华轩不为慕。归来不为高,折腰不为沮。羲皇平步超,无怀贞雅素。简澹岂能尽,学者漫驰步。独有无弦琴,明明一斑露。”实际上他是与陶渊明身上找到了共鸣。渡船过我地灵江看梅,大冷天的,他却别有风趣,真个苦中作乐。《浮江探梅》:“清游可以愈宿疾,梅花自能来好人。嗅花徐步沙碛裹,天风液液回三春。”很有意思他写了多首登我地巾山兜率寺的诗。《兜率寺作》:月色到江上,角声过山来。山城半绿树,佳处仍楼台。古屋翠微顶,疏檐宜晚开。隐几月入座,山长潮信回。《兜率寺作》:归云薄如雾,徐行江上山。徘徊印松竹,轻风约之还。悠然渡江去,余影犹阑斑。白鸟更自在,几点落远滩。《台州兜率寺淳熙三年孟春作》:一榻江色近,夜气欲空蒙。柔橹晚潮上,寒灯深树中。四山杳烟雾,月华忽陵空。我亦众念息,帘影空玲珑。《台州兜率寺淳熙三年孟春作》:“春江泼天明,萧寺踞山坞。荒阶下鸟雀,古木飒风雨。答行古苔花,徙倚望江渚。日暮山更寒,檐头铃自语。”《台州兜率寺淳熙三年孟春作》:“寺门阚南江,江势浩相向。风云互吞吐,山色豁林□。潮头卷飞烟,白雨挟春涨。中夜鹅鹜喧,谁家海船上。”《台州兜率寺淳熙三年孟春作》:“月色半古寺,虫声杂疏钟。江城缭山色,星斗摇空蒙。徐行不自觉,徙倚树影中。忽然变烟雨,江上东南风。”《台州兜率寺淳熙三年孟春作》:“老树半藤萝,野色入窗户。空明浮屋梁,萧爽发幽趣。晚凉进微风,平江泻烟露。露久山月来,蝉声发高树。”正所谓贫如水,诗如潮,句句锦绣,字字珠。雪巢有多首写梅花的,梅花正是其物化的自我形象。《梅花二首》“野梅空山中,正为照人开。如何绿窗底,疏映带苍苔。”“颇似古君子,无人自不谐。竹径酒初醒,一信清香来。”《梅花二首》:“凌晨汲山泉,盥洗甫云暇。徐行修竹间,小立疏梅罅。”“尖风耿薄日,色影寒相射。幽香定有无,纹禽踏花卸。”《梅花二首》:“池边石陂陀,水光上梅梢。石上古隶字,藓剥风萧骚。”“树老花秀发,冰生香动摇。只恐字磨灭,不愁花寂寥。”高洁、孤傲,不同流合污,高雅脱俗。梅花通体清澄、内外俱净,至纯至清,独具风骨,高标立世,与诗人构成了物我融合的共同体。他与台州太守尤袤是同乡,所谓他乡遇知故,加上情趣相同,志向吻合,自然少不得经常来往,而尤袤亦没有高高在上,而是认为知己。雪巢先生有多首是遵尤袤之命而作,应酬之作本非佳作,但特殊的原因,诗人却把自己的理想寄托于友人身上。《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参云亭》:“孤云不可攀,浩气相与遥。著亭翠微顶,飞檐侵穴寥。紫麟迂远驾,黄鹄回扶摇。云收天籁息,亭影摩重霄。”分明言他而及己。《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节爱堂》:“圣人定规模,用节民自爱。后来巧施为,民害深可慨。先生寿正脉,吾道灿然在。揭以榜屋梁,流风万千载。”分明含蓄地露出“美刺”,劝友“圣人定规模,用节民自爱”。而尤袤在台州曾减免了一万多户无地贫民的税收,加厚和加高了城墙避免了洪水,有好官声。《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静镇堂》:“天下本无事,智者欣有作。谁能此堂上,静坐对寥廓。鱼游鸟翔回,千里受真乐。从渠锦绣肠,天壤自卜度。”所谓狂者纵,智者慎,智者慎于思,慎于言,慎于行。《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君子堂》:“古人不可逢,岂徒慕其名。兹堂号君子,想像劳我情。高山仰后世,作者追前声。何处见文简,堂虚风更清。”何为君子?虚与清。在心为虚,在节为清,是为君子。《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乐山堂》:“兹堂虽不华,三面受山色。直东接溟海,云雾时振翮。几年芜秽深,一日洞天折。悠然舒啸中,自得仁所宅。” 暗中宣扬为政者“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匿峰亭》:“千岭随指顾,一峰不可匿。如何超逸士,勘破造化迹。隐然胸中奇,盘礴岩烟碧。夜半秋月寒,人境俱峻极。” “匿峰”一经“造化”则随时露“峥嵘”。《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清平阁》:“饮浊斯贵清,路险斯贵平。明明古君子,日用无非诚。寒潭寒彻底,坦道安无倾。日月傥如此,政化天与成。”以“清”养德,以“诚”戒己,仁政天成。《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双岩堂》:“两崖玉巉然,秀色真可餐。岚烟落窗几,惨澹云水閒。幽人美清夜,和月凭栏干。天空山影直,八表生晴寒。”《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霞起堂》:“赤城在何处,明霞坐中起。大千无色界,向背五云裹。羽人跨丹凤,千载一来止。咽嗽餐泰和,琼田结珠蕊。”《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玉霄亭》:“蜿蜒龙顾山,霄汉在人境。古亭压虚无,云气倒天景。天澄碧芙蕖,一叶一亭影。凝然千时上,有客动深省。”《台州郡治十二诗太守尤延之命赋·驻目亭》:“郡斋多胜览,随处山拱揖。一亭更留人,小立云百级。峰峦方献状,霾雾且无集。是中颇空洞,不碍山色入。”入世与出世始终是纠结着古代知识分子的内心的永久命题,这几首诗就是表达的是出世终极愿望,台州是道教重要的发源地,诗里“赤城”、“羽人跨丹凤”、“龙顾山”在我地均是实在的事迹。如上列举,杨万里言“景思之诗似唐人”,“试问景思有何好,佳句惊人人绝倒。句句飞从月外来,可羞王公荐穹昊。” 又如另一位诗人楼钥所评:“作诗穷益工,寒瘦逼岛郊。落笔句惊人,不复寻推敲。” 诗人范成大则颂评:“大地九冰彻底,小巢上壁俱空。只有梅花同调,雪中无限春风。”把其人其诗推到了极致。

  杨万里在《雪巢集后序》中论道:“子不见唐人孟郊、贾岛乎?郊、岛之穷,才之所致,固也。然同时之士如王涯、贾餗,岂不富且贵哉?当郊、岛以饥死寒死,涯、餗未必不怜之也。及甘露之祸,涯、餗虽欲以郊、岛之饥寒死,不可得也。使郊、岛见涯、餗之祸,涯、餗怜郊、岛乎?郊、岛怜涯、餗乎?未可知也。子不见本朝黄、秦乎?鲁直贬死宜州,少游贬死藤州,而蔡京、王黼相继为宰相,贵震天下。当黄、秦之死,王、蔡必幸其死;及王、蔡之诛,黄、秦不见其诛。使黄、秦见其诛,亦必不幸之也。然黄、秦不幸王、蔡之诛,而天下万世幸之;王、蔡幸黄,秦之死,而天下万世惜之。然则黄、秦之贫贱,王、蔡之富贵,其究何如也?且彼四子之富贵,其得者几何?而今视之,不啻如粪土。而此四子之贫贱,所得者如此,今与日月争光可也。然则孰可愿孰不可愿乎?亦未可知也。”这是其就景思雪巢先生的贫穷而论,他认为如何看待贫穷,这有必要关注富贵可能导致的祸害,与祸害比贫穷就是一种福分和财富。为君子者应该有仁者的胸怀,贫贱而不失其宽厚,贫贱不是无用的代名词,贫贱也完全可以做到在心为虚,在节为清,以“清”养德,以“诚”戒己,然后以仁爱之心待人,施与人。所谓君子固穷,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我们很难想象这位杰出诗人,是怎么生活的。“兀坐山城坳”,“万境人踪尽绝,百围天籁都沉”,雪巢壁俱空“夜立寒齐腰”, 真个是“一第蹉跎真可叹,半生奔走坐长贫”,难就难在“居萧寺……频于馁而不悔”。

自古诗人多悲苦,读着景思雪巢先生字字珠玉,掷地有声,穿越千古,感人肺腑,激荡灵魂的诗句,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遥远的年代,小城西门外萧寺院中一位清瘦的老人,兀坐独处,挨饿忍饥,读书作诗不已。室内四壁俱空,室外大地飘雪,天地间立着一个孤傲的灵魂他叫林景思。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