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寒瘦凛然竖发毛:林景思诗歌的意象分析  

2011-12-26 14:1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景思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实际上是一个寒苦的存在。“捻髭冻吟”是其生活的常态,贫寒的生活使诗人的视线集中于生活的细枝末节,并加以精妙的表现,在遣词造句,布局谋篇呈现出了独特的意趣。

林景思诗歌的意象往往是撕裂的。在许多诗歌里,显性层面的意象清新逸致,隐性层面的意象却是苦涩、冰寒。这种撕裂暴露出诗人内心深处的矛盾。从中可以看到,作者要彰显、强化显性层面的意义,要掩盖、遮蔽隐性层面的意义。诗人向天笑说过:“诗人的心眼总是用来盯住生命里那些开花的细节,在创作诗歌的过程中,其实就是一个观察和感受生命开花的过程,也是一个酝酿和表达自己感情与思考的过程,同是也是对生命开花过程的再现过程。总有一些外在的事能触动自己的内心,……于是找一个浸沉着自己感情的物象来表达。” 但是这种掩盖、遮蔽言表有时反而更能反映孤傲的内心、痛苦的挣扎、无奈与感伤心灵的骚动。

“愁来雨声悲,愁去雨声好。/忽然扣舷歌,云雾生缥缈。/日夕风雨寒,园林阒如扫。/静坐观物化,荣谢亦草草。”(《姑苏道中》)诗人首先借用的是 “雨”,愁来闻雨则悲,愁闻雨去则欢,通过否定愁与雨有关,消解内心的痛苦寂寞。然后是“扣舷歌”与“云雾”,超常规组合,诗人表达的显然是自我的理想,与现实的缥缈。缥缈现实,所以诗人选择了自我退避,关上园门,管它“日夕风雨寒”。自我理想是“静坐观物化”。从否定到怀疑再到躲避最终完成自我“雪藏”,诗人在现实世界里只留下了眼睛。

    诗人有多首写自己“雪巢”的诗,但大多是据“雪巢”冰火两重天,身心交战后的自我保卫战式的口号。而下面这首“雪巢即事”却有有别样的面孔:“幽居閟古寺,隙地滋春绿。汲水延晚花,推窗数新竹。嘉蔬喜晨餐,小雨昨夜足。傥使多暇时,终甘食无肉。”“ 幽”“閟”与尘世隔绝,悠然“延晚花”“数新竹”,喜“嘉蔬”,甘“无肉”。这是一种反常心理,“ 幽”“閟”何来悠然?食蔬何来“嘉”“喜”?“ 幽”“閟”有的是“多暇时”,何必等“多暇时”?实际上在悠闲的背后流露出的苦闷和无聊真实心理,这种文字产生的阅读期待落差,形成了反常的审美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