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儿子:叫老爸怎不心疼  

2011-03-14 16:2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个晚上我都没睡好觉。脑海里总是浮现着儿子因为劳累而疲惫的样子,还有就是阳光灿烂的笑与对于理想执着坚毅的眼神。

周五我到了杭州,立马联系了儿子,儿子忙碌地回答,我等下再联系你,并说他的董事长要请我吃饭。我在宾馆吃了晚饭,儿子来电话说等下车来接我。因为来的时候他妈怕他自己不会弄被子,就把被子包好了让我带去,再把脏了被子换回来。因为知道他懒,又给带去20替换的双袜子,还有拖鞋,怕他累着,又给带去一大包干荔枝。

晚上8点,儿子打电话给我让我下来。我到宾馆门口,儿子到了,他还是那样风风火火。接过包裹,我们上了车。开车的是儿子公司的司机,儿子告诉我,下午跟券商与律师见了面,路过也就带便来接我。回头他就跟我要根烟,他说太累了。我问道:“吃饭没有?”他说:“没有。”随后就显出很不舒服的感觉,歪斜地一头靠在椅背上。我问:“怎么了?”他说:“没什么。”8点半,到了公司,下班后的公司除了门卫没有其他人,他上了楼,又打开了电脑,发了封邮件,期间又接了个电话,这是关于公司装修的事情。再去刷了离开公司的工卡。公司到他租住的小区约3——4里地,因为是郊区,没有车,我们只好步行,儿子步履蹒跚,显得很累。我说:“你怎么就不先吃点东西?”儿子说:“来不及。”“你经常这样?”儿子说:“大家都这样。”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小区门口一个小吃店,儿子点了盘牛肉饭,一小碗小得可怜的紫菜汤。

一看见饭,儿子立马狼吞虎咽地扒拉起来,也来不及喝汤,一边吃一边打着咯,他又跑出去买了一瓶雪碧。我阻止他喝冷雪碧,因为这样对身体不好,他还是一边吃饭一边喝雪碧。我让服务员再给弄了点汤,他才又喝了点汤,我跟他说以后不要吃冷的雪碧,这对胃不好。我还说,以后,工作晚了肚子饿要先吃点心再出门,吃饭要慢点,暴食暴饮对身体不好,我絮絮叨叨地吩咐着。儿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吃完饭,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晚上9点多了,父子俩才走向租住的地方。

到寝室,他一头就扑在床上,连衣服也不脱就眯上了眼睛,我看着累得紧眯眼睛的儿子,我心如刀割,眼泪不住地往下流。寝室里的乱得就象个垃圾筒。床头柜上乱七八遭地堆放着书,零食袋,衣服东一件西一件地随地乱扔,被子一条包着被套,一条是裸胎,袜子遍地都是,废纸东一张西一张散布在每一个角落,打开衣柜,数十件衣裤象小山胡乱堆着。两个旅行箱大开门户,我想它是从打开后就没关上过。卫生间里脸盆上由堆着几件湿透了的衣服、短裤,毛巾钩上挂着一件发着汗臭的内衣。这是什么生活?我一边整理,一边流泪。儿子这时跟我说:“我太累了,要睡了。”我一看时间已经是接近11点。我跟妻子通了电话,妻子说给他剥几个干荔枝吃,我含泪给他喂了十颗荔枝,然后给他盖上被子,又随手给他整理了一下,带着整理出来三大袋垃圾离开了寝室。回到宾馆,我一整夜没睡,脑海尽是疲惫的孩子,垃圾堆寝室,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转天,儿子一早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晚上6点董事长请我吃饭。并说不能让董事长等我,而我却急切地问他身体好点了吗,他说没事了,声音也很高。我一夜悬着的心才放了点下来。一天里,我象阿庆嫂似的不住地跟同行的朋友说着儿子劳累和自己的心疼。下午因为怕迟到,我看错了时间,把3点钟看成了5点钟,匆忙中又忘了地点,在另一个饭店等了两个小时,幸亏儿子来电话,我又急忙打车去了儿子说的饭店。在门口我见到了儿子和董事长夫妇,我给他们送上了送给他们儿子的礼物,一盒颜料,一本速写本,一本绘图儿童古诗。董事长很客气,让我居中上坐,一边是儿子,一边是董事长夫妇。然后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董事长称赞我培养了个优秀的儿子,我也客气地回应着。儿子事先跟我说,不能跟董事长提劳累的事。我也就忍住不提了。董事长也不容易,从一个贫困学生,白手起家,硬是搞起了一个规模企业,并准备上市。一边是精明老练的董事长,一边是单纯、可爱、天真、阳光灿烂儿子。我仿佛看见了一只凶猛的老鹰,一头纯朴、毫无戒备的小羊羔。我就是一个手无寸铁的牧羊人,无奈而又辛酸。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我想,这也许就是一个父亲对于儿子本能的保护和对于外人的戒备心理。吃完了饭,我和董事长告别,我说:“我把儿子交给你了。”董事长说:“我会严格要求的。”我说:“应该的。”

告别了董事长夫妇,我和儿子一起走出了饭店,儿子就催我离开。我从口袋里掏出事先买的一盒西洋参片和一盒西洋参丸。我从盒中取出几片洋参片,要儿子咬烂吞下。没有水,他很听话,皱着眉吞了下去。儿子又要我回宾馆。我想再吩咐儿子几句,于是我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儿子说:“那就去喝咖啡吧。”我们到了一处咖啡馆,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要了两杯咖啡,坐了下来。我们对面坐着,昏暗的灯光下,儿子已经没了昨天晚上疲惫的神态,满脸阳光,我忧虑而又担心问道:“身体没事吧?”他轻松地说道:“爸,我没事的,实际上你是因为第一次亲眼看到,才担心的。”我说:“你知道我昨晚看到你这样,心里怎么想吗?”儿子说:“不知道。”我说:“我要把你带回去。”儿子立马跳了起来说:“爸,你这是愚蠢的行为!”我哽咽着说:“你知道我昨晚一夜没睡吗?我们家又不是没有钱,爸妈又不是养不起你。这样苦,身体垮了,又有什么用?”儿子软了下来劝我说:“爸,我不苦的,如果说苦,一线的工人更苦。”他又跟我谈起,过几天公司工作要调整,公司内部事务可以脱出来,只做上市工作,这样就会减轻许多。他说:“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他又跟我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之所以考上放弃公务员选择目前工作理由。说到自己的选择,他瞳孔仿佛顿时被执着点着,迸发向往和痴迷的神采。

我无语,我面对自己熏陶长大的孩子,他正用我过去教导他的人生理念反过来劝导我。我这才意识到,我爱儿子胜过了爱自己,我教导的人生理念,仅仅是对自身的,但不愿让过多的磨难找上自己至爱的宝贝儿子。对儿子的保护意识也许是在我的灵魂深处一种男人的责任意识被自发启动,而儿子正在成为父亲心目理想的男人,为此,我获得一种欣慰,儿子正努力走向父亲,而我也应该放手让让他成为父亲。

我知道,像一般人一样活着,注定成为一般人,“每一个幸福的后面都会站立着一个咬紧牙关的灵魂”,小羊羔总要独自走向草原。然而,我的心却留在了那远在异乡打拼的儿子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