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书里书外  

2011-03-07 14:3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里书外 - 一品居士 - 一品居士 的博客

  

书摊上发现儿童文学作家刘真《我和小荣》,本来不想买这本书,因为便宜,摊主只要二块钱。再看里面的插图也很有味道,于是就买来了。

回来后查找了一下,刘真在儿童文学史没有多少地位,把她列为非专业作家。文学史家对她的评价是这样的:“刘真,当代女作家。原名刘青莲。1930年生。山东省夏津县太平庄人。是建国后成长起来的女作家。刘真受兄长影响,九岁参加革命,没有进过正规学校,当过宣传员、交通员、演员,在创作过程中受到过严文井、周扬、赵树理等著名作家的热情帮助。作品有短篇小说、散文、散文诗。主要作品都收集在她的小说总集《长长的流水》中。”创作的风格:革命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她前期作品,大多是对生活的原型艺术提升。具有浓郁的北方农村生活气息,乐观明朗的格调和童趣。

《我和小荣》以作家自身少年时期生活为原型。叙写了15岁的八路军交通员小王和地下交通员李氏夫妇女儿12岁的小荣递送文件的故事。故事的环境是极为艰险的抗战时期。描写12岁的小荣承受亲人被杀害的巨大悲痛,一心接替父母遗下的工作,为他们报仇,和15岁的交通员小王一起机智勇敢地穿越日军的封锁线,完成了为八路军递送情报任务。小说由七个章节组成。第一章:活神仙。主要讲我在送文件过程中和“活神仙“孙大爷相遇,并得到了孙大爷帮助完成任务的故事。第二章:十二岁的小荣。讲“我”历尽艰险,深夜赶到80里外敌占区李大娘的秘密交通站,不料,交通站已经被敌人破坏;当“我”正在焦急万分的时候,却看见从一棵老槐树的空洞里,爬出一个12岁的小姑娘来,她就是小荣。小荣是交通站长李大伯和李大妈的女儿,父母亲刚刚惨遭杀害,家里被查抄,大门被贴上了封条。她失去了双亲,无家可归,但仍一心惦记着要完成父母亲还没有做完的工作:送文件。她一见到小王,就立刻说:“我就等着这件事呢,快交给我!”他俩结伴继续前行,一起送文件去路西交通站。第三章:“我自己能照管自己”。写小荣和小王一起机智地完成了任务,交通站的大娘希望小荣留下,但小荣却坚决要求和小王一起去地委机关,说“我自己能照管自己”。第四章:我们更亲近了。这一章主要写到了机关,赵科长留下了小荣,写了小王和小荣关系的发展,中间也发生因为“书包”矛盾摩擦。第五章:家。这一章写中秋节,小荣想家,回了趟家,回来后有点伤心,赵科长引导说要把帐算到鬼子头上,为亲人报仇。还给两个小鬼送上同志们给他们的节日礼物:“一个自造月饼……是房东大嫂子做的。还有一个鸭梨,一个红皮的本子。” 第六章:又见到了他。写小王和小荣完成任务中又见到了老交通“活神仙”孙大爷,获知县大队要去抓杀害小荣父母的汉奸李天魁。第七章:没有了结的仇恨。这章主要写县大队在小荣的带领下去抓汉奸李天魁,结果小荣被李天魁打伤,小荣负伤,还是把手电卡在那个白杨树上,往下照着,照着李天魁逃跑的方向,最后李天魁被八路军枪毙了,小荣被送往根据地。

小说在表现少年坚强的一面,也注意了生活的真实。如写小荣因为小王妈妈给小王寄来书包而怄气,又如赶路踩自己的影子。在语言上清新流畅,风格细腻、朴实,有一种明显的韵律节奏感,使人们在阅读中过程中产生愉悦感。这部小说在第二届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比中获一等奖,并被改编成电影《小伙伴》。

刘真的一生真是坎坷多难,小时候受尽磨难,差点儿被伪县长杀害,9岁参加革命,当过交通员、创作室主任、文工团演员、文工队队长。1952年入东北鲁艺学习,次年进北京中央文学讲习所学习。她的作品实际上可以说是老一辈作家给改出来,她的创作道路极为艰难。1957年她因为写了《论鞭打》和《在我们村子里》这两篇揭露了阴暗面的作品,被打成直接攻击社会主义的大毒草而遭到批判。1958年,她被调回河北,在徐水担任一个公社的副书记。基层生活,使她很快就看到了大跃进中的一些问题,她向省委书记反映基层问题被留党察看的处分,下放到猪场去劳动。1959年,她应《人民文学哟稿,写了《英雄的乐章》的初稿,正准备修改,却被强行拿去在《蜜蜂》文学杂志上公开发表。《英雄的乐章》成了修正主义文学的典型在全国展开批判。有的说:“小说宣扬的是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的‘乐章’”、是“私情的哀歌”、“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赞歌”、宣传“温情、调和、投降”;有的说是“挂着歌颂的幌子制造悲剧”等等。1963年夏天,周扬到天津,为刘真平了反。1966年,正在农村参加“四清”运动的刘真被揪了回来,与河北省著名作家田间、梁斌等一起被批斗。她被污辱,打耳光,把头往墙上撞,三个儿子流落街头,但她的信仰没有被焚毁,仍然坚强不屈,写了一份反对陈伯达的材料。结果可想而知,她险些被判处七年徒刑,被逼得患了初期精神分裂症。1972年,刘真被分配到邯郸。197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约她到内蒙古边境采访,为给孩子写东西。10月,在内蒙草原写下《三座峰的骆驼》初稿后,却被“反对文艺黑线回潮”的运动卷进去,再次成为批判对象。“四人帮”粉碎后,她写了大量作品,也许是命运的注定,1985年,她因为写了一部报告文学《好一朵蔷薇花——“特号产品”王发英》,引来了烧身官司,在法院决定受理此案之前,人民日报1987年12月16日第5版读者来信栏以大半版篇幅刊登了河北读者王发英来信,题为《作家刘真在〈女子文学〉撰文侮辱、诽谤我》,并加了编者按,明确态度:“从读者反映的情况和记者了解的情况看,确实有那么一些人(包括有的作家),为了某种需要,利用手中的笔和掌握的刊物,打着写真人真事的幌子,进行着违背文艺创作原则,违背宪法、法律,甚至是犯罪的活动。”她说:在邯郸我的住处外街道上、理发店拒绝为我剪头发;走在大街小胡同,常有砖头瓦片向我头上飞来……” 1990年刘真与一名离休干部组成了家庭,随子女赴澳大利亚,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华文作协顾问。刘真仍坚持写作,其中中篇小说《神农架的日本少女》发表在深圳的《黄河春秋》杂志上。她已写就的作品中,有小说、纪实小说,还有回忆录。她说:“出来的日子越久,越是想念祖国、故乡和乡亲们,我所熟悉的每一棵树、每一条大路小路,和每一道墙壁的砖缝都在想,都思念……”

    直到2005年,晚年的刘真居然获得与她创作无关的奖章“获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金质纪念章”。有史家评论说,“女作家刘真在创作中交互运用了女性视角和儿童视角”,“柔和亲切”是其创作风格的表征,另一方面她的叙事风格则体现了“在严格的文学体制束缚下隐晦表达主体情感的叙事策略”。应当说这样的评论也是比较公允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