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考据”与“讼狱”——读《考据学的责任和方法》有感  

2011-07-25 15:3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读胡适《考据学的责任和方法》,这篇文章讲的是考据学要求多方求证,讲究学者的责任,讲究科学的方法。在讲到求证时,他认为要像判断讼狱般谨严、审慎。文中举了清代绍兴师爷汪辉祖办理讼案的敬慎。

汪辉祖在《续佐治药言》一书中说到:“罪从供定,犯供最关紧要。然五听之法,辞止一端。且录供之吏,难保一无上下其手之弊。据供定罪,尚恐未真。余在幕中,凡犯应徒罪以上者,主人庭讯时,必干堂后凝神细听。供稍勉强,即属主人覆讯,常戒主人不得性急,用刑往往有讯至四五次及七八次者。疑必属讯,不顾主人畏难,每讯必听。余亦不敢惮烦也。” 罪从供定,但是被告自己的供状,但不可完全作为根据来定罪,有疑问一定得复审。汪辉祖又举了“据供定罪,尚恐未真”的实例:

乾隆(“乾隆”为胡适所加,原文为“往岁”)壬年八月,馆平湖令刘君冰齐署(平湖知县刘冰斋,奉天人)。会孝丰事主,行舟被劫,通详缉捕,封篆后余还里度岁,而邑有回籍逃军曰盛大者,以纠匪抢夺被获。讯为劫案正盗。冰齐迈余至馆,检阅草供。凡起意纠伙上盗,伤主劫脏,表分各条,无不毕具,居然盗也。且已起有蓝布棉被经事主认确矣。当晚属冰齐覆勘,余从堂后听之,一一输供,无惧色。顾供出犯口,熟滑如背书。然且首伙八人,无一语参差者,心窃疑之。次晚复属冰齐故为增减案情,隔别再讯,则或认,或不认,八人者各各歧异。至有号呼诉枉者。遂止不讯而令库书典税书依事主所认布被颜色新旧借购二十余条。余私为记别,亲以事主原认之被属齐冰齐当堂给认,竟懵无辨识。于是提犯研鞫,佥不承认。

细诘其故,盖盛大到官之初,自意逃军犯抢,更无生理,故讯及劫案,信口妄承。而其徒皆附和之。实则被为己物,裁制有人即其本罪亦不至于死也,遂脱之。

越二年,冰齐保举知府引见,而此案正盗由元和发觉,起赃生认。冰齐回任,赴苏会审定案。初,余欲脱盛大时,阖署哗然,谓余枉法曲纵,不顾主人考成。余闻之,辞冰齐,冰齐勿听。余田:“必欲余留止者,非脱盛大不可。且失赃甚多,而以一疑似之布被骈戮数人,非惟吾不忍以子孙易一馆,为君计,亦恐有他日累也”。然短余者犹窃窃然私议不止,幸冰齐不为动,至是冰齐语余曰:“橐力脱盛大,君何神耶?”余田:“君不当抵罪,吾不当绝嗣耳。”盖余自此,益不敢以草供为据矣。

    联系实际,我们就有了感想。湖北京山县雁门口镇何场村佘祥林,1994120日,其妻张在玉失踪。同年4月,该镇吕冲村一水塘发现一具女尸,经张在玉的亲属辨认后,被认定是张在玉。422日,佘祥林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刑事拘留,428日被逮捕。199410月,原荆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佘祥林死刑。佘上诉后,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该案发回重审。19955月至1996年,原荆州地区检察分院将此案两次退回京山县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 县检察院补充侦查后,于1997年底将此案呈送荆门市检察院起诉。后者审查后,认为佘祥林的行为不足以对其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遂将该案移交京山县检察院起诉。 19986月,京山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佘祥林有期徒刑15年。佘再次上诉,被荆门市中院于同年9月驳回,佘祥林被投入沙洋监狱服刑。而怪事出现,11年后,2005328日张在玉突然回家了!据其自己讲述:1994年,她与佘祥林的关系十分紧张,吵架后离家出走,一路乞讨到了山东,并与山东一男子“结婚”,育有一子。目前,与张在玉一起回娘家的就有她的现任“丈夫”和儿子。出狱后的佘祥林伸出已经断了一个手指的手说:“你看看我这指头,已经有一截丢在监狱里面了,你看看我这脚指甲,到现在还没长齐整,你再看看我这腿,这儿,这儿,都是伤疤。能不挨打吗?挨得轻还不算呢,刚开始是审讯时打,再后来挨打挨得多了,也不知在哪儿打的了。我刚到监狱里的时候,浑身都是伤,治了老长时间还不能正常行走。现在我一身都是病,视力也不行了,腰、腿、胳膊都是伤。”虽然身体受到了摧残,但佘祥林表示他在里面精神一直没垮,而支撑他一直活下去的理由便是:“我相信妻子还活在世上,我自始至终都没承认我杀了妻子,但人一进到那里面,啥都由不得自己了,你想想,当时他们关了我十天十夜,轮流审问,连打带骂,不让睡觉,谁能受得了呀。然后,他们趁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抱过来一摞子材料,啥也不说就让我在上面签字摁指印,你不摁行吗?但我在监狱里一直都在上诉,包括我的家人到监狱里去看我时,我都求他们替我在外面上诉。但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查我这冤案。”这一冤案却不是“据供定罪”的问题,而是刑讯逼供再据供定罪。无独有偶,1998215日,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农民赵作海被怀疑杀害同村人赵振晌,因事先与其有过冲突。1999510日至618日,赵作海做了9次有罪供述。20021022日,商丘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赵作海犯故意杀人罪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02125日商丘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赵作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省法院经复核,于2003213日作出裁定,核准商丘中院上述判决。然而20102010430日,赵振晌突然回到赵楼村。据他说,当年打架后,他以为用刀把赵作海砍死了,遂在外流浪13年。因去年患偏瘫无钱医治,才回到村里。201059日,赵作海被无罪释放。却因赵振晌回家,发现这是起冤案。虽然出狱后赵作海没有说具体讲逼供,间接证据表明,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动用逼供,甚至连基本科学鉴定都放弃了,不知道上级法院是如何核审的。这两桩案件盖以逼供为据,导致据供错判。

    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在封建社会尚有贤明之士知道不可“据供定罪”,尤其不能根据“草供定罪”。而现实却如此纠葛,这里就有制度问题,以及对于法律制度尊重问题,必须重建程序正义,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必须得以有效贯彻,庆幸的是这一方面已经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重视,也有不少典型的案例表明了最高法律机关的态度,但有一个大问题是对基层执法工作者本身法律知识普及的问题。制度防范,有法必依,如此才可以减少类似佘祥林、赵作海案件的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