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青灯如豆  

2011-08-14 16:2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灯如豆 - 一品居士 - 一品居士 的博客
    忆儿时,在记忆深处,夜色降临,污秽的油灯,灯光昏黄、摇曳、朦胧,四周的黑暗被如豆的灯光驱散,常常是朦胧中夜起,模糊中睡去。长大后读到一首儿歌:“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叽里咕噜滚下来!”就是这种油灯。油灯盏,灯油用的是菜油、棉籽油,香气很好闻。灯芯用的是灯芯草,要常换的。这种灯盏大约在我略大点后,随着“洋油”(煤油)出现,就抛弃不用了。

青灯如豆 - 一品居士 - 一品居士 的博客
  煤油灯,最初用的是“板壁蜥”。它用墨水瓶、铁皮做成,用墨水瓶做灯座,在墨水瓶盖上套一根用铁皮卷成的灯芯管,在灯芯管里穿一根棉线扭成的灯芯,然后在墨水瓶中装上煤油。我们常把它挂在板壁钉子上,因为油瓶小,灯光小,就好像萤火虫伏在墙壁上。我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把灯挂在木头板壁上差点着火,起火原因是木头板壁上糊着旧报纸,而风吹导致灯火摇曳,点着了旧报纸,幸好大人救火及时,只是烧了一层旧报纸,一顶蚊帐。最难忘的母亲每天晚上就着昏暗的灯光纺棉线,我经常一觉醒来,妈妈还是在依依呀呀摇着纺车。我常说:“姆妈,你怎么还不睡?”妈妈总说:“就睡,就睡。”


青灯如豆 - 一品居士 - 一品居士 的博客

墨水瓶灯,最讨厌的有风,我们只好一手拿灯,一手遮风。有钱的人家才会有“美孚灯”,这一名称解放前就有的,因为初出于美国美孚石油公司,故名。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美国美孚公司最早进入中国上流社会的工艺装饰灯具。 这种灯具就叫美孚灯。当中国人还普遍使用棉纱渗豆油的照明方式的时候,美孚灯作为一种新颖的照明用具,从大洋彼岸悄然来到中国。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了解美孚灯是什么东西。可是它曾经广泛地被国人使用过,至少在半个多世纪里让中国人不能离开它。 美孚灯比豆油灯先进多了。明亮的灯罩可以挡风,不会像其它油灯那样跳动而炫目。“机关灯头”能调节灯芯的高低控制亮度。美孚灯除保留了中国“灯”的元素之外,对“灯”的功能与部件几乎进行了革命性的改善,因而当时普遍地为国人所接受。


青灯如豆 - 一品居士 - 一品居士 的博客
 

还有一种专门用作走路的煤油灯,我们这里叫“围灯”,就是一种防风手提煤油灯。圆圆的灯罩把整个灯头罩住,上面被封住。点灯的时候,灯旁有个铁丝做的开关,一按,灯罩就上去了,点燃后,再一按,灯罩就下来了。既轻便又能防风。我记得年轻时,晚上生产队记工分,用的就是这种灯。

还记得年轻时,我曾在一个偏僻的山区待过一段时间,个别困难的山民,为了节约煤油,把长长细竹篾片穿过屋梁,点燃篾片代替煤油灯,还有的山民捡有松脂的松木,晒干当火把。晚上,山路上火把点点,山风徐徐,凉意阵阵,笑语阵阵,别有风味,那遥远的记忆是那么温馨。

    青灯如豆,如今已成过去时,那不堪回首的漫漫长夜,灯昏欲蕊,冷雨敲窗,孤灯照帷,恍如隔世。铅沉的音符,凄冷的旋律,时不时的会在我们记忆深处响起,一丝惆怅,轻绕心头。
(图片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