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品一杯淡下去了的茶(完)  

2012-05-03 11:0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一杯淡下去了的茶(完) - 一品居士 - 一品居士 的博客

读吴冠中文集《文心独白》感觉就如品一杯淡下去了的茶。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位清瘦的老人,一个喜怒哀乐“感情外露”的老人。他的画在中国艺术时空随处可见,但理解他的人不多,他在生时希望通过文字来进一步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希望通过文字使人们进一步了解他和他的作品。文者纹也,纹为自然,这是一颗自然之心的独白。

这本书的封面设计很有意思,设计者很用心,上部为宋体书名,下部为吴冠中作品《白桦林》,脸谱化的白桦树,仿佛老人的脸和眼睛,“他”在看着你。“白桦树上长着眼睛,那眼,只有弯弯的上眼睑,没有下眼睑,是秋波,悄悄窥人。”吴冠中在自序中说:“或文或画,一母所生”,他把自己的文字和画比作是一母所生的“双胞胎”。文集共选编了59篇作者不同时期的文章。

书的开篇为《心灵独白》,叙写了对于艺术本质,对于艺术表现,对于美的形式,对于艺术的源泉,对于艺术的创造过程,作品和情感,艺术创作的坏境以及艺术和自我关系等作了自由的散论。可以说该篇是吴冠中对于艺术及生活的总回答,为我们认识其人触摸其心,开启了大门。关于为什么写作,他说:“ 画之余写文,情思无法用形象表达时也写文”,“写文章是我作画生涯的调剂”,“有时,多次画想表现的意境,总画不好,原来那美感并不显示在单一的具象中。日益明悟:画意与文思若即若离,却并非一回事。于是改用文字来捕获文思,抒画笔所难抒之情……”他是一为想当作家的画家,鲁迅是他的偶像,他说自己是一个“手艺人”,他说自己文学功底不厚,但是讲述的“功底”却令人吃惊:“抗战时期在国立重庆大学任助教时,旁听了中央大学中国文学课程。后来又主攻法文,读莫泊桑、福楼拜、巴尔扎克、雨果等19世纪法国作家的作品,啃他们的原著,逐字逐句咀嚼,翻破了几本法文字典,品尝他们各人的性灵,欣赏其深厚、娴熟的文字功力。因为想到法国留学,就这样专攻了四年法国文学,暂时搁下绘画,以上就是我在文学方面的全部家底了。”艺术上讲得比较多,“我这个苦瓜,只能结在苦藤上,只有黄土地的养料适合我生长。”“朝暮所见,所思,人物山川牛羊,都属家乡,都属东方”,“用灵魂画的,谁也无法模仿”,“我数十年来在孤独中探索的只是人民的情意与情操。不管我有没有探索到矿藏,但毕竟留下了脚印!” “血管里流出来的都是血,作者的作品虽有质量的差异,但明眼人都能在任何一件作品中触摸到作者心脏及脉搏的跳动。”所以他的长子吴可雨在《吴冠中纪念特展》上哽咽着说:“他的画是他永远跳动的心,谢谢大家来看他。”

        吴冠中说自己是感情外露的人,在《我的两个学生》一文中讲了自己和学生的关系,这是一篇向观众推介自己的学生作品的文章。他引用了学生的文章“我是感情绝对外露的人,我的血液承担不了我的情之浓烈,如不是有绘画分担,不知我的一生将怎样活法……”从中我们也读出了其对学生真心的呵护,“这对画家夫妻在家彼此提供营养,相濡以艺,一味浇灌极难成长的自家品种。但他们忽视了外面的花花世界,那花花世界中,自我表现与吹吹捧捧才有戏可看。他们应多参加些展出,我怕自己孤傲的言行影响他们的对外活动,他们还年轻,尚未到隐居山林的岁月。”“ 他们经常要求来看我,我总坚决拒绝,而非婉谢,实在痛惜他们的光阴。” “他们终于耐着天崩地塌的灾难熬到今天,愿艺术,唯有艺术拯救艰难的人生,苦难的灵魂,这一对我所深深了解的纯正的灵魂。读者们到作品中去体味这双美丽的心灵吧!”而在文章的后记中说:讲到自己抱病为学生写文章,写学生“刘巨德和钟蜀珩从未要求我题词、签名、合照,从不利用我这“幌子”干点什么事,更不可能要我为他们写文章。”还写道“他们读到稿子后,我估计钟蜀珩的泪将如暴雨般洒尽。”太感人了,看了有想哭的感觉。《人之初》一文我们看到一位可爱、可亲的真实的吴冠中:“我那小孙女正属动物之族类,我特别喜爱她。蜻蜓咬自己的尾巴,当没有东西可咬时,小孙女咬自己的脚趾,她抱起自己的脚趾啃咬时,身体圈成一团,完全是小猫、小狗、小熊猫的神态了。”舔犊之情跃居纸上。《最是人间留不住》一文记叙了这样一件事:“有一次我在卢浮宫看希腊雕刻断臂维纳斯,那位大腹便便的管理员闲得无聊,走到我跟前嘲笑我:在你们国家没有这些珍宝吧?我立即反击:这是希腊的珍品,是被强盗抢来的。”丝毫不亚于“愤青”。

在闲聊中传播着哲思,书中我们随处可见思想的光芒。“传统是维系子孙的一条无形的线,如传统成了越积越厚的板,必将压死子孙。”“继承不是创造;叛逆未必就是创造,但创造中必包含叛逆,甚至叛逆是创造之始。”“不管你愿不愿意,人生以赶路为本,瞬刻不停留,人生者,逆旅也。团聚如昙花一现,只是生命历程中的点缀。 ”“每一个故事都永远看不到其起点。”“世间没有后悔药。然而人间却有无穷后悔的事,跌入后悔深渊的人们都祈求过后悔药吧?没有的,永远不会有这样的药,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吞饮,默默地。”“真正的艺术总诞生于真情实感,诞生于自己最熟悉的社会环境中,鱼离不开水,各具特色的花木品种都离不开自己的土壤。”

有人这样评价大师为文语言:吴冠中笔下的文字,字里行间透出一股灵气,恬淡且别致,有着国画般“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的对照之美,文章通篇弥漫着艺术的韵味。虽是信手拈来,却意境深远,细微精巧,给人以无限的遐想,抚平了读者浮躁的心。作者回忆在国立艺专学习生活:“人渐老,路已远,往事如烟。然而也有不少经历虽然记忆筛选仍永不磨灭……”“下午课程少,我们低年级学生便都出门画水彩写生:苏堤垂柳、断桥残雪、接天莲叶、平湖秋月……浓妆淡抹的西湖确是够令人陶醉的。”《等待》诗一般语言令人陶醉:“约定此时此地相见,然而人未到,等待。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甜蜜的回忆或等待的惆怅。 从‘等妈妈回来’到‘倚门望子’,家家都在等待中。 等待开花,等待结果,果子熟了,还等待,等待明年。 ”《河沿》我们仿佛在导游的介绍下进入一处绝妙胜景:“ 顺着河沿漫步,那是一条长长的河沿。河沿一面临水,另一面有序地排开高高的垂柳。柳树都向河水弯着腰,长长的枝条垂挂下来,几乎及地,拂弄行人,‘任东风梳弄年年’,柳树总多情。柳树后面是老墙,墙上爬满了藤,深秋,稠密缠绵的藤线上点缀着稀疏的红叶。偶然遇到一段红色的墙,红色衬托出飘摇的柳之黄叶,似乎是宫墙柳了,红叶于是显示为寂寞红之宫花。”

文集没有 “后记”,但编者选了《月如钩》一文作为结尾,文中道:“‘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在乌黑无边的夜空中,李煜所见之月,如钩,尖锐的钩,勾人心魂。”言已尽而意无穷,那个远去了孤独的“冲天的背影”,如月之钩,勾人心魂。

因为艺术,因为人格,所以大师。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