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读《野记》  

2012-07-09 15:4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祝允明字希哲,号枝山,因右手有六指,自号“枝指生”,又署枝山老樵、枝指山人等。今苏州人。能诗文,工书法,特别是其狂草颇受世人赞誉,流传有“唐伯虎的画,祝枝山的字”之说。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齐名,明历称其为“吴中四才子”之一。弘治五年举人,官至应天通判。由于与唐寅遭际与共,情性相投,民间流传着两人的种种趣事。

祝允明多才多艺,著述并不仅止于诗文集,他的杂著类著述也影响很大,其中笔记有《野记》,记前朝掌故。手头的这册书是上海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十五年影印本,扉页说明:本馆据历代小史本影印初编各丛书仅有此本。共一三三页。

《野记》中有两处写到“读书的种子”方孝孺硬脖子性格。

高帝令宋学士作《灵芝甘露颂》,赐酒大醉归,为孝孺言之。须臾酣寝。方候夜深,殊未醒。方料先生不寤,明当误事,即为制文书完。比晓,宋起趋朝,愕然谓方曰:“我今日死矣。”方问:“何故?”宋曰:“昨上命作颂,醉甚,误不为,今何及矣?上怒,必赐死。”方曰:“正恐先生觉迟,已具一草,或裁定以进,可乎?”即以文呈,宋阅之,曰:“何改为?”亟怀之入朝。上迎谓:“濂颂安在?”宋出,进之。上读之,曰:“此非学士笔也。”宋又愕然,上曰:“此当胜先生。”宋扣首谢:“臣实以赐酒过醉,不能成章。门生方某代为之。”上曰:“此生良胜汝。”立召见,即试以一论五策。方立成。上览讫,复顾宋曰:“渠实过汝。”即命面赐绯袍,腰带,犹平巾。令往礼部宴,命宗伯陪之,复遣觇焉。方据上席岸然。上曰:“欺人何傲?”因不留,俾为蜀王府教授。语懿文曰:“有一佳士赍汝,今寄在蜀。其人刚傲,吾抑之,汝用之,当得其大气力。

文皇既即位,问广孝谁可草诏?广孝以方对,遂召之。数往返,方竟不行,乃强持之入,方披斩衰行哭。既至,令视草,大号,詈不从,强使搦管,掷去,语益厉,曰:“不过夷我九族耳!”上怒云:“吾夷汝十族。”左右问何一族?上曰:“朋友亦族也。”於是尽其九族之命而大搜天下为方友者杀之。

当然现实与笔记有出入。洪武十五年(1382),东阁大学士吴沉等起荐方孝儒,应征至京,在奉天门奉旨作《灵芝》、《甘露》二诗,甚合上意。赐宴时,太祖朱元璋有意使人欹斜几具,试其为人,方孝儒正之而后坐。朱元璋喜其举止端庄,学问渊博,有期待日后辅佐子孙之意,厚礼遣回乡。而下则“夷十族”故事更显夸张。

现实与笔记有出入还不至这些,有人称之为弄巧成拙。如下面一则写朱元璋的故事:

太祖微行至三山街,一媪门有木榻,假坐移时,间媪何许人?对曰:“苏人。”又问:“张士诚在苏州何如?”媪曰:“方大明皇帝起手时,张王自知非真命天子,全城归附,苏人不受兵戈之苦,至今感德。”又问其姓而去。翼日,语朝臣曰:“张士诚于苏人初无深仁厚德,昨见一老妇深感其恩,盖苏民忠厚,恐京师百姓千万无此一妇也。”迨洪武二十四年以后,取富户实京师,多用苏人,盖亦如此。

现实中的情况是惨不忍睹,至正二十七年,朱元璋采用叶兑的锁城法,派徐达、常遇春、汤和等率大军围攻平江(苏州)城,于城外四周修筑工事围困,用石炮日夜往城中发射。这场围城战事旷日持久,明军遭到城中军民的顽强抵抗,当时“城中木石俱尽,至拆祠庙、民居为砲具”。可见当时张士诚还是很得吴中士民之心的。九月城破,张士诚被俘,送应天(南京)后被朱元璋所杀。朱元璋为了报复,下令将苏州张士诚官属及杭州、湖州、嘉兴、松江等府官吏家属与外郡流寓之民二十余万押解至京。同时为彻底铲除张士诚余孽,惩戒那些曾经归附敌对政权的苏州百姓,对苏松地区格外加重赋。据明人杨循吉的《吴中故语》记载,汤和部明军从苏州葑门进攻,纵兵屠戮,“二岁小儿亦当斫为三段”,“遇城中士女必处以军法”,结果造成了“至今百载,人犹萧然”这样的惨况。杨循吉作为一个明人对张士诚仍存有怀念之情,在书里感喟说“观其在故元时贡运不绝,亦固知有大义者”,又称“苏人至今犹呼为张王云”。

《野记》中记录的一首逸诗倒是较为真实:

今世传逸诗一篇,曰:“寥落东南四十秋,如今霜雪已盈头。乾坤有恨家何在?江汉无情水自流。长乐宫中云气散,朝元阁上雨声愁。新蒲细柳年年录,野老吞声哭未休。”

由此看来,祝枝山的《野记》来源并非来自民间,而是较多来自官方。是否因为明朝高压不得而知。

书中较多记载了君王随意杀戮故事:

英庙一日独与杨文敏公语,语及公家事甚详。又问:“公有何事难自处者,朕为卿处之。”公谢无有。上因询之,公曰:“臣惟有一妾,与臣共贫贱,颇善事。弟妾有父,以臣贵久依臣,臣固厚待之。今彼侵家政,规权赂,颇挠臣事,臣未去之也。”公意盖欲上为属之法吏,罪而屏之耳。上忽顾左右,呼校尉来,面封杖,俾至公第杖杀之,公叩首谢。然而以双棰往,公请其故?上曰:“既去其父,安用其子乎?”公顿首言:“此女颇无过,居亦自疾其父,姑且留之。”上曰:“父以女死,女宁自安?要之势自不可,后或噬脐,无如初忍情也。”公又申恳再三,竟不从。校去顷刻,报已两毙,公犹未出朝也。

卓敬,字惟恭,瑞安人。洪武中起进士,除给事中,后迁户部侍郎,尝密疏言北平事。及太宗皇帝南下,执敬,责以不迎乘舆之罪,敬厉声以对,词甚不谨。上怒,欲杀之,而怜其才,系之狱。或以管仲、魏征之事讽之,敬折斥之,竟被斩夷三族。

陈佥宪祚疏劝宣庙读大学衍义,上怒,自批其奏曰:“你道我不读书,我是怎么来做皇帝?”遂下狱,父母、兄弟、妻子、娣侄,凡男子悉固禁,妇女下浣衣局,凡七年。

太祖召杨维祯,将用之。维祯八十余矣,作老客妇谣以见意。或劝上杀之,上曰:“老蛮子正欲吾成其名耳。”不lù杀戮)而遣之。

洪武间,宪典火烈,期以止辟。刑部郎袁凯,上久欲除之。一日,忽问凯:“有某犯法,朕将诛之,而太子辄欲宥之,何也?”凯对曰:“陛下欲杀之者,法之正;太子欲生之者,心之慈也。”上含怒,口诵“法之正,心之慈”二语,再四不止,已而,叱出。凯知不免矣,即日佯狂,颠缪百端,或搏面煎炙如犬秽状,家人潜布诸涂,辄自拾啖之。既久,人以为真狂,上闻,乃置之。

也有记录皇帝乱世用重典,“宪典火烈”从而导致道不拾遗,《野记》记载了这样的事情:

高祖恶顽民窜迹缁流,聚犯者数十人,掘地埋其躯,十五并列,特露其顶,用大斧削之,一削去数颗头,谓之"铲头会"。时有神僧在列,因示神变,元既丧随复出,凡三五不止,乃释之,并罢斯会。

国初重辟,凌迟处死外,有刷洗,裸置铁床,沃以沸汤,以铁帚刷去皮肉。有枭,令以钩钩脊悬之。有称竿,缚置竿杪,彼末悬石称之。有抽肠,亦挂架上,以钩入谷道钩肠出,却放彼端石,尸起肠出。有剥皮,剥赃酷吏皮置公座,令代者坐警。以惩有数重者,有挑膝盖,有锡蛇游等,凡以止大憝之辟也。

闻之故老言,洪武纪年之末庚辰前后,人间道不拾遗。有见遗钞于涂,拾起一视,恐污践,更置阶圮高洁地,直不取也。

朱元璋也伪善做点好事,以博取仁政的美名:

洪武十九年六月二十日,诏赐耆老粟帛,京师、应天府、凤阳府民年八十以上,天下民年九十以上,赐爵社士。应天、凤阳民九十以上,赐爵乡土。天下民人八十以上,赐爵里士,皆与乡官平礼,并免杂役,冠带服色另议颁行,正官岁一存问。此爵称今亦多不知也。又官民吏胥人等,除正名表字应合公私身名于世,敢有更名易讳及两三名字者,被人告发,家产给赏告人,诛其身,家迁化外。

农民和和尚出身的朱元璋还是忘不了过去的艰苦生活:

高皇与宫人语,不离稼穑组,后宫垣壁屏障,多绘耕织像焉。

明朝沿宋元制,不禁官妓,致影响官吏公务,《野记》有记:

本朝初不禁官妓,唯挟娼饮宿者有律耳。永乐末,都御史顾公佐始奏革之。国初,于京师官建妓馆六楼于聚宝门外,以安远人,故名曰来宾、曰重译、曰轻烟、曰淡粉、曰梅妍、曰柳翠。其下四名,主女侍言也。其时虽法宪严肃,诸司每朝退,相率饮于妓楼,群婢歌侑,畅饮时,以朝无禁令故也。后乃浸淫放恣,解带盘簿,喧呶竟日,楼窗悬系牙牌累累相比。日昃归署,半已沾醉,曹多废务矣。朝廷知之,遂从顾公之言。

洪武中,欧阳都尉挟四妓饮,事觉,逮妓急,妓分必死,大毁其貌以往。一老胥谓曰:“予我千金,能免尔死。”妓予之半。胥曰:“上位神圣,宁不知若曹之侈肆?慎不可欺,当如常貌,更加饰耳。”妓曰:“何如?”曰:“须沐浴靓洁,以脂粉香泽治面与身,令香远彻而肌理妍艳之极。首饰衣装,悉以金宝锦绣,虽裹服亵裾,不可以寸素间之,务穷尽妖丽,能夺目荡心则可,弟如此, 无伺它术。问其词曰,一味哀呼而已。”妓从之。比见上,上令自陈,妓无一言。上顾左右曰:“挪起杀了。”妓解衣就缚,自外及内,备极华烂缯彩,珍贝堆积满地,照耀左右。至裸体,肤肉如玉,香闻远近。上曰:“这个小妮子,使我见也当惑了,那厮可知哩。”即叱放之。

    《野记》以野名之,就少了许多的拘束,祝枝山在书中说:“慨然追记胸膈,获之辄书大概,网一已漏九矣。或众所通识,部具它策,无更缀陈焉。”他说:“盖孔子曰‘质则野,文则史’,余于是无所简校焉。小大粹杂错然,亡必可劝惩为也,大略意不欲侵于史焉尔。”《野记》应当说是真假参半,其目的是“劝惩”,或者说是“美刺”。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