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本博文字均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本人不参加圈子。

 
 
 

日志

 
 

仙居的桐江书院  

2016-03-16 14:3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仙居的桐江书院 - 一品居士 - 一品居士 的博客

 

桐江书院位于仙居皤滩古镇东两里,山下村东、板桥村西。书院北望永安溪,东临鉴湖,西南有 “三小山峙立其前,状如鼎足”名之曰:“鼎山叠翠”。书院始建于宋乾道年间,距今已有近800多年。800多年前由仙居板桥村的方斫所建,他为唐代诗人方干第八代子孙,朱熹曾在此讲学一年,乐清王十朋也在次求学过,那时可以说名重东南。桐江书院我在10多年前去过,当时是刚在遗址上重建,旧物件也就古槠树。这次去看观模已今非昔比,大多了。

进景区大门,过石拱桥,见不大之书院。书院边立一巨大的岩石,上书江南第一书院。书院前可见三棵古老的苦槠树,据说为朱熹手植(当时种下五棵)。天下着雨,书院大门紧闭,只有旁门开着,大门上方有“桐江书院”石刻匾额,对联为“文公访道地,殿元受业家。”指的是这里朱熹来过,是状元跟老师读书的地方。我看了不禁一笑,如果那时就有这样对联,那无疑是最好的书院广告词,牛皮不是一般的大。进侧门,见鼎山堂,鼎山堂名源于书院前西南道渊山、眠山、赤山三座小山“状如鼎足”,“鼎山堂”匾为朱熹手书,堂右立朱熹铜像,堂正中壁绘朱熹教学纸质图,此图仿孔子教72弟子图,惜已破损脱落。东壁书“整齐”,西壁书“严肃”,类似于现在校规吧。“鼎山堂”连两厢房,东厢房为教室,有书桌,讲台,四周张贴有书院制度,分别有:书院日课,书院编制,书院讲授规程和自修规程,书院课程设置,书院学规,书院课程等。西厢房原为教师办公起居室,现布置着书院简介和历代仙居中举读书人,还有现代县高考状元。过厢房为大成殿,正中立孔子像,两边置两个大鼓,左右壁书:廉忠、孝节。这与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核心理念相吻合。

桐江书院主要沿袭朱熹、陈端礼所设书院制度。书院课程主要为:诗歌、习礼、读书。其分年课程设置:8岁前学习蒙学《性理字训》,这本书为宋代程端蒙所编的四字韵文;8岁入学之后,读朱熹的《小学》,次读《大学》、《论语》、《孟子》、《中庸》、《孝经》,再读《易》、《书》、《诗》、《仪礼》、《礼记》、《周礼》及《春秋》并三传;15至20岁:《大学》《论语》《孟子》《尚书》;20至24岁:读看经问文字九日,作文一日;读看古赋文字九日,作文一日;读看制诰章表九日,作文一日;读看策九日,作文一日;这样以二、三年专力学科举文字即可以应举。其日课为:考德;背书、诵书;习礼或作课艺;复诵书、讲书;诗歌。该书院编制人员有:主洞(院长)、副讲(相当副院长)、堂长(相当学生会主席)、管干、副管干(分管后勤)、典谒(接待客人和学者)、经长(类似课代表)、学长(类似班委包括礼、乐、射、书、数、历、律)、引赞(主持祭孔,声音响亮)、火夫、门斗(负责门卫、洒扫、巡夜)。比较有意思的是“桐江书院讲授规程和自修学程”:它要求学生“每日黎明即起,整襟危坐少倾,以定夜气”然后“有事治事,无事则读经数章注”弃“支离缠绕”“穿空凿巧”之注;“饭后看四书数章”看原文,不看注解,不理解再看注解;“中午焚香默坐”饭后读“大学正义补”,须“穷理致知”;“申酉之交”(下午15—17时)犯困“择诗文痛快醒发者”大声朗读;夜“灯下阅《资治通鉴纲目》”,“阅讫,仍静坐,默检此日之意念之邪正,言行之得失”,若自捡“稍失“,“即焚香长跪,痛自责罚”。

从而桐江书院的历史可知,书院最初由地方贤者方斫所建私塾发展而来,因为祖先唐代著名诗人方干在桐庐,葬于桐江,为纪念先祖,故取名“桐江书院”。方斫尊理学讲究“即循序渐进、熟读精思、虚心涵泳、切己体察、着紧用力、居敬持志。”其自学的方法尤其具有现实意义。只看原文,不看注解,朗读法,焚香静思,静坐反思,这些方法对于当今语文教学仍有启发。朱熹曾说“古者初年入小 学,只是教之以事,如礼乐射御书数及孝弟忠信之事。自十六、十七入大学, 然后教之以理,如致知、格物所以为忠信、孝弟者。”根据学生的年龄循序渐进的教学方法很值得我们研究借鉴。

朱熹如何到桐江书院,当地方氏家谱有这样记载:淳熙八年(公元1181年),朱熹提举浙东茶盐公事兼主管台州崇道观,主管皇粮储备以及水利与宗教。朱熹久闻方斫乃“诸儒之首”,借便来到桐江书院,拜会方斫。之后,朱熹钦佩桐江书院学风与方斫的为人,不久便将自己的儿子也托付给方斫教诲。《板桥方氏宗谱》还收录一首朱熹《送子入板桥桐江书院勉学诗》:“当年韩愈送阿符,城南灯火秋凉初。我今送郎桐江上,柳条拂水春生鱼。汝若问儒风,云窗雪案深功夫。汝若问农事,晓烟春雨劳耕锄。阿爹望汝耀门闾,勉旃[zhān]勉旃勤读书。” 旃:语助词相当于“焉”。

淳熙九年朱熹没直接去台州府而先在仙居桐江书院停留,我想还有个原因,因为此时的台州府太守是唐仲友,他与唐仲友有学问之争,唐仲友尊崇王阳明实学,而朱熹是崇尚理学。文人相轻,据说唐仲友曾贬低朱熹说“字也不识几个。”不去直接去台州府,而选择在仙居停留有没有这方面考虑,这不得而知。事实上,朱熹与方斫一见面,就被朱熹俘虏了,而朱熹送子读书,可能也有拉拢的色彩吧,方斫可是宋乾道八年特科进士(公元1172年)。郑公鲤《韦溪先生祠堂记》赞其 “在绍兴间,蔚为诸儒领袖,学者尊之,号曰韦溪先生”,“惟先生志益固,守益坚,潜心六经,卓然屹立于众醉独醒中,遂为东南学者表正之师。”朱熹兴之所至,手书“桐江书院”。以书院前道渊山、眠山、赤山成鼎足状名堂,书“鼎山堂”匾,寄语书院如岩石般巍然屹立,期望学子打好扎实的学业根基。又手植五株苦槠树,蕴含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之寓意,鞭策求学的生员们刻苦攻读,奋发向上。朱熹在别处名头都很大,在台州以黄岩影响最大,而在临海几乎被淹没,东湖里只有表功碑以及东湖上蔡书院书院“小瀛洲”的题字。因为朱熹在临海闹出一段著名公案。朱熹连上六疏弹劾太守唐仲友,其中第三、第四状论及唐与营妓严蕊的风化之罪(宋朝法律规定,官妓可坐台伺陪官员,但不能同床侍寝),下令黄岩通判抓捕严蕊,施以鞭笞,企图寻找唐生活作风败坏的罪证。严蕊虽为歌妓,但极有才华,传有词《如梦令··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严蕊被抓,虽纤弱如花,“一再受杖,委顿几死”,但她有着台州人不屈的风骨气节,“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她留下了那首哀婉动人的《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最后这段公案南宋皇上以“秀才争闲气”作结,各打五十大板,朱唐调职。朱熹则辞职不就,赴黄岩乡下教书。

出大成殿旁的偏房,见一卧石上书“鉴湖”,湖面有两三亩见方,眼前就是一泓幽蓝的湖水:鉴湖。鉴湖引永安溪入潭,幽蓝而清澈。方斫取名“鉴湖”,实际是为了纪念先祖方干晚年隐居绍兴“鉴湖”。书院名“桐江”、湖名“鉴湖”,可见方斫一片拳拳之心。鉴湖呈椭圆形,堤岸遍植翠竹垂柳,这就是书上所载之“鉴湖烟柳”。绕到北面,豁然满目的是一片青葱的田园风光,。

   桐江书院自宋至清,历代政权更迭,屡毁屡建,百转千回,几番兴废。 岁月沧桑,惟有苦槠树冷眼见证。我站在书院的广场前,天下着牛毛细雨,恍惚中耳畔响起稚嫩的诵读声:“ 至理浑然,冲漠无定,造化枢纽,品汇根柢,是曰太极……”

眼前仿佛出现了这样一幕画面:夜色如墨,一盏盏青灯亮起,灯火如豆,撒落在无边的黑暗中,转而幻化成灿烂的画卷。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